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泰國旅遊:天堂蜜月-2

回到Patong沙灘,不斷有推銷水上運動的Beach Boy上來搭訕。看上了水上摩托,雙人的1000B/30min,放心不下隨身的東西,和朋友商量定了兩對人分批玩和照看財物,等看到他們兩人坐上摩托乘浪而去,心裏的玩興如安達曼滔滔的海水噴薄而出,加上旁邊那幾個Boy拍胸脯說沒問題,他們會照看我們的東西。管他破包破相機的,我們現在就要Happy,拉起Ro的手,兩個人就跨上了早等在那裏的摩托。(以後的日子再也沒有為隨身的財物操心過,在沙灘上一放就沖下海去。泰國雖不見得路不拾遺,但就我們所見,民風淳樸卻是決不為過的。)一開始總擔心摩托艇會翻了,轉念想想我會游泳啊,頂多遊回去就是了。過了這最初的謹慎,我們開始加足油門享受摩托在浪花裏起伏跳躍的刺激。圍著Patong Bay大大的繞了個圈子,又在泊在海彎裏的私人遊艇間好好放肆了一番。30分鐘的時間實在不算長,正和一個老外飆著車就遠遠看到那BOY在海灘上揮著手,只好鳴金收兵,沒得浪費了為國爭光的機會。

    還了摩托,跳到海裏好好撲騰了一番。整個下午就在太陽傘下半夢半醒的任海風吹拂。期間不斷有背著各式吃的、玩的、穿的、用的物什的小販從身邊來來往往,不管你饒有興趣地要來看看或者眯著眼不理,他們也不會過多糾纏。有個老外在旁邊沒幾步遠的沙灘上做了個頗卡通的老爺車沙雕,不斷的添水加沙,一副無比珍視的模樣。不時有人經過,或駐足讚賞一番,或贈上些許零錢坐進車子留影幾張。趁著那老外陶醉在一片法螺聲中,我在一邊舉著相機偷風景。

    傍晚時分海風漸漸轉涼,起身準備去看日落。在路上招了一部TUK TUK,除了司機,旁邊竟還坐著一位襯衫筆挺的副駕駛,手裏提個公事包,狀似前些年國內多見的那些意氣風發的農民企業家。不知道普吉的計程車市場是否都如此規範,司機只管手中的方向盤,每人另外配備一個專門的經紀人負責外聯。與“農民企業家”談好先送我們去Phromthep Cape的View Point,看完日落送我們去網友大力推薦的ChaLong Bay的Kan Eang 1露天餐廳吃海鮮,最後再把我們送回Patong,總共750B。四個人鑽進後車廂,TUK TUK怪叫著出發了。普吉的路多為又陡又彎的山路,一路上不少老外駕著租來的吉普、摩托風馳電掣。我們這輛不知高壽幾何的TUK TUK在開始的幾個緩坡雖然給旁邊的小卡車、助動車頻頻超車,但還氣喘吁吁的將就湊合,行到一個百米長的陡坡時終於油盡燈枯,跌跌沖沖撐到半路最終死火。司機大概早已見多不怪,把車掛到空擋慢慢滑回坡道底部,關照我們放心,重新打著了火再往上沖。這次沒到一半發動機就告罷工。司機毫不氣餒,再滑回去繼續又沖,如此反復4、5次,行五十退百步,司機終於有些信心動搖,把車在路邊停死。我們2個男的正準備下去推車,“鄉村企業家”對我們連連擺手,說沒問題,你們坐著瞧好罷。他下車找來快石頭在後輪處墊好,招呼司機開動。折騰幾次,車終於沖上了坡頂。禁不住想建議他隨車帶著那塊石頭,以免一會不時之需。以後的幾個坡道,老TUK總算在我們錘拳頭垛腳加吆喝的鼓勵以及旁邊經過的車子裏老外們的助威聲中一一翻過了。

    Phromthep Cape位於普吉島的最南端,所謂觀景點是建在山頂小小的一座亭子,從那裏可以鳥瞰Karon、Kata和Nai Harn三個海灘。人不多,我們在亭子前的石階上坐定,整個海面平整如大塊的絲布,近處是風吹皺的點點痕跡,遠處是船留下的長長筆跡。遺憾的是當天的雲不是很配合,雲層太厚擋住了下沉的太陽,沒有期望中的七色彩霞,倒有些象八戒呢喃的棉花糖。

    離開觀景點,“農民企業家”笑嘻嘻的邀功說司機已經把車修好了。接下去老TUK在黑暗的山路上果然回光返照般跑得異常輕快。Chalong Bay是個不小的碼頭,車停了不少,人卻寥寥。找到了Kan Eang 1,門面一般,有活的龍蝦、螃蟹卻沒有最想吃的牡蠣,價格與網上說的差不多,但吃的人卻沒幾個。一直跟著的“農民企業家”在一邊嘀咕著這家不算好的,一天的經歷讓我對普吉人有了一種超常規的信任感,加上總記得有篇帖子說“玩和住要跟著老外,吃則要跟著當地人”,就出了店門,對他說那你推薦個好的給我們吧。“農民企業家”象領了聖旨般興高采烈地帶我們上了車,說好地方很快便到。

    說好了15分鐘的路翻山越嶺穿街走巷足足開了半個多小時,後來竟來到了普吉鎮上,車子東轉西轉進了一條砂石小路,穿過一個竹門廊,進了一家如一個小型農莊的飯店,名曰:Phuket Bay Garden。看看門前停滿的各色車輛,對質量大致放了心。一個能說國語的老伯迎了出來,和他邊聊家常邊進了飯店那個擺滿了海鮮的大涼亭,腦子裏早把“農民企業家”拋到了九霄雲外。海鮮的種類不少,光活龍蝦就分黑、紅、青三種,可貴的是它們全部都還健在,唯一可惜的是也沒見到牡蠣。點了一只中檔的紅龍蝦兩吃(1800B/KG),一條石斑清蒸(600B/KG),瀨尿蝦黑胡椒(600B/KG)和幾只大河蝦BBQ,又要了幾個老伯介紹的所謂特色菜,然後在服務員的帶領下就座。

    餐桌擺在河邊的沙地上,與蚊子作了一會兒鬥爭,菜就陸陸續續上來了。龍蝦和石斑的鮮美還在意料之中,倒是小龍蝦般大的瀨尿蝦完全改變了我對它一貫的不屑態度。不能讓人接受的是泰式龍蝦湯,雖然事先一再關照少放辣,湯到嘴裏每個人還是被那種又甜又辣的滋味嚇了一跳。看來以後海鮮一定要堅持生吃或者絕對的清蒸。食畢結帳,加上服務費一共3355B。

    “農民企業家”不曉得從哪個角落冒了出來,上了車看看表已經過了9點,決定不再去Patong夜市,告訴他們直接送我們回Sunset。回去路上又經過普吉鎮,讓在市場停一下買水果。3月水果種類還不多,沒見到紅毛丹和山竹,買了些青提和一種很象紅毛丹但體型比紅毛丹大的水果,拿刀割開外皮,每個殼裏有2個帶很大核的果肉,甜而帶酸,味濃而餘味卻清爽。朋友買了種外型似圓椒的水果,記得在網友的遊記上叫這為“霧蓮果”。霧蓮果的水分很多,吃口清淡,感覺裏八戒偷吃的人參果就應該是這個味道。

    皮皮記美 (PhiPhi island) 3月23日

    約好了8點來車到酒店接我們去碼頭,於是早早起床。 Check Out時前臺說我們用了房間冰箱裏的飲料。哈,這都成了Sunset的保留節目了,一邊想這兩天都記得留了小費一邊拒理力爭,終於讓那小妞伏首認錯。

    近9點車子把我們送到普吉鎮的碼頭,已經有2、3百人背著包排隊等上船,工作人員照著定單在每個人身上貼上了相應的標籤,問他要從PhiPhi去Krabi的船票,說你們只管先去船上坐著,一會兒有人來發。去PhiPhi同時有兩條船,同路的老外大多直接就往上層船艙和船頭爬。抬頭看看太陽,我們進了甲板的大艙。

    大艙裏的空調果然超變態,端的是外面曬死、裏面凍死,一邊的老外拿條小頭巾象救命稻草似的圍著脖子禦寒,綣在座位上不知道是睡著了還是已經凍斃,翻出牛仔褲和外套來穿上才覺得勉強抵擋。寒暑不侵的是當地人,老人小孩都還是一身短打,剛坐定就翻箱倒櫃找吃的,讓人不由得想起小時侯全家出去春遊的景象。船離開碼頭後有人奉上吃喝,接著船上的小喇叭開始廣播,泰式英語聽得人一頭霧水,索性拿出書來看。再一會,工作人員送來去Krabi的船票。看到票價印著250B,後悔在Patong沒有還價。

    海面上零星地灑著一座座小山,山體被植物覆蓋著,鬱鬱蔥蔥的綠色。接近PhiPhi的地方,海上熱鬧起來, 船先到了傳說中的Maya Bay,水由湛藍慢慢變淺變綠,近沙灘的地方變成透明的藍綠色。凹字型的海灣被一圈陡立的小山圍著,貼著懸崖停著各式的遊艇,雪白的沙灘上鋪出一個碧綠的林子。眼前美景與螢幕中曾見的世外桃源一般無二。轉泊了一批遊客之後船貼著小PP繼續前進,經過架滿用來采燕窩的竹子的VIKING岩洞,轉過一個彎,大PP在望。

    遠遠地看見翡翠般的海水上飄著成排的長尾船,成排的椰子樹在白色的沙灘上慢慢向我們迎來。船靠Ton Sai Bay,碼頭是一座木頭打造的長長的棧橋,還沒站穩,Ro已經對著水面歡天喜地起來。系纜的木樁在清澈的水裏直插到水底,圍著木樁無數色彩鮮豔的魚兒在水裏嬉戲。

    碼頭上到處是舉著各個酒店的牌子來接人的小弟,找到PP Charlie Beach Resort那個文文靜靜的男孩,把大包小包往他的手推車上一扔,跟著他穿街走巷。跟著他鑽進一片繁花綠草中的木屋群,木屋的牆壁被漆成棕色,大大的落地玻璃門,寬大的門廊上放兩把木椅和方幾,屋頂是覆著棕色的瓦片的四角尖頂。在木屋邊的花花樹樹裏穿梭而國著,人象走在光影班駁的挑花源裏。心裏也象開了花,激動得幾乎老淚縱橫,不住想可以了,住這間就好了。那小弟在前面繼續走,轉過個彎,眼前變了幅景象,木屋變成了綠色的,小了一號,玻璃門也變成了木門,朋友笑說是由瓦房給發落到了草屋。忙問小弟我們應該是哪種屋子,答說剛才路過的是PP Princess,現在的才是我們入住的PP Charlie,雖然老闆是一個人,但差距顯然不是那麼一點點,他這只是帶我們繞近路走。Kao!為什麼要考驗我脆弱的承受力啊!

    Charlie的前臺是一個三面開放的木頭大涼亭,出了前面的臺階就是白色的沙子,透過兩邊的花叢樹縫可以看到幾十米遠處一塊溫軟的蘭色——那就是Loh Dalam Bay的海水。出前臺不幾步就找到了自己的木屋,其實也很不錯,從屋子位於第二排,到海灘只2、3分鐘的路只是遭受了剛才的打擊,心底仍舊想著Princess暗自不爽。

    安頓好已經是12點以後,到旁邊的木屋叫了朋友夫妻去街上找吃食和訂潛水。沿著Charlie 前面的沙灘走了幾步,在旁邊一家位於椰林中的木屋酒店又陶醉一陣,走出來時卻怎麼也找不到街道。返回Charlie再問過那個小弟,終於找到了Ton Sai Bay 和 Loh Dalam Bay之間的那條街道。PhiPhi的街道很窄,也就比一輛手推車稍寬,卻店接店的著實繁華。路上潛水店數不勝數,價格也都相近,在碼頭附近進了家門面比較大的Visa Diving Center訂了第二天的Discover Scuba Divng,2500B/人。交代了注意事項,各自選好第二天想吃的午飯,問他要了張手繪的地圖,今天的任務算是完成了。

    沒有能量塊大家都走不動了,在Ton Sai Bay沙灘邊的一家飯店坐了下來,單找菜單上的炒飯頁來看,朋友夫妻點了海鮮飯和美式炒飯,Ro點了海鮮鳳梨飯、我則要了泰式海鮮飯。飯上得巨慢,乘機到街邊的小攤上買期待以久的水果沙冰(fruit shake),四個人各要了椰子、芒果、鳳梨和檸檬口味。不多時老闆娘把新鮮水果、奶和冰混合的沙冰交到手裏,其實也就是水果刨冰,可到底比在上海好吃多了,看來新鮮才是硬道理啊。回到飯店飯還沒有來,就跨過飯店的欄杆到沙灘上看風景。清澈的海水和遠處的青山在熱烈的陽光下明媚得無以復加。終於等到飯上齊,一番交流後覺得鳳梨船海鮮飯(100B)最美味而美式炒飯(60B)最實惠,沙冰則數鳳梨和芒果為佳。

    吃完飯沿著Ton Sai Bay暴走,不知不覺又迷了路,一路打聽著從山凹凹裏轉回到PP Charlie所在的沙灘,看到當地人養的鬥雞,Ro大呼小叫著躲避。我忙著解釋她是真的怕雞而非嫌它有禽流感,雞大爺通情達理地撲騰著翅膀讓開了道路。回房間換好泳裝,拿著酒店提供的沙灘席,又去前臺借了套浮潛的面罩和呼吸管去房間前面的海裏自學浮潛。

シェアに感謝

返回列表